首页
艺术新闻  展览展讯  艺术节会  名家推荐  书画展厅  画廊画院  文化产业  文化前沿  民间艺术  收藏拍卖  名画赏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齐鲁精英 >> 高端互动 >> 书画展厅 >> 阅读文章
  书画展厅 >>

印象派里的另类 德加大型回顾展澳洲NGV展出


来源:艺术中国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8-23 11:21:50
印象|象派|派里|里的|的另|另类|类 | 德|德加|加大|大型|型回|回顾|顾展|展澳|澳洲|洲N|NG|GV|V展|展出

展览现场

如果你痴迷于德加的作品,想要到收藏着最为丰 富的德加作品的法国奥赛美术馆一饱眼福的话,那么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你终究要失望了。在你面前的只有一座空荡荡的展厅,所有的德加作品都空运到了南半球的澳 大利亚,和来自12个国家的50余座城市的美术馆及私人收藏一起,在墨尔本的维多利亚州立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 International)展出。本次展览共展出了200多幅作品,横跨德加五十多年的艺术生涯,包括油画、色粉画、素描、速写、雕塑以及摄影等多种艺 术作品。本次展览策展人由德加研究学者Henri Loyrette担任,他曾为卢浮宫的策展人,对于德加一生的艺术作品都有着四十多年深入而专业的研究。本次展览时间为2016年6月24日到9月18 日。

德加的艺术启蒙与临摹大师

德加的早期艺术教育并不全然来自于Louis Lamothe的教导,在Villa Medici中学习的课程,Gustave Moreau的教诲,不要忘记在他儿时开始就已经开始了丰富多彩的艺术启蒙教育。这要归功于德加的父亲Auguste De Gas,他是一位银行家,他对德加艺术教育的启蒙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对于自己的儿子德加来说Auguste 一向是很宽容的,即使德加放弃读父亲为他安排的法律专业时,他也并没有多加指责和干涉。另一方面Auguste 身边的朋友中有很多是著名的艺术家和艺术藏家。德加的父亲很喜欢绘画,也很喜欢音乐。曾经他一度迷恋上了Gluck的音乐,有时整晚都将自己锁在沙龙里聆 听慢和弦音乐。

《德加的父亲听Lorenzo Pagans弹吉他》

《德加的父亲听Lorenzo Pagans弹吉他》 1874年

观众观看作品

德加的友人Paul Poujaud在1893年一如即往的与德加用完午餐后,德加带他来到了卧室,让他欣赏挂在床头的一幅肖像画。这幅作品描绘的是德加的父亲和西班牙音乐家 Lorenzo Pagans。“他让我看这幅画并不是想让我记起他的父亲,因为我之前从未见过他的父亲也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话。但我知道这幅作品对于德加来说一定有着特殊 的意义,也是最让他满意的作品。”这幅作品之前是德加为他父亲和作为音乐家的友人创作的,他父亲在Mondovi的家中收藏了多幅德加创作的这一题材的肖 像作品。而这幅作品却是最特殊的,因为在1874年的时候,在德加的父亲去世后,他画了另一张父亲与Lorenzo Pagans的肖像。在前一幅画中德加父亲的形象似乎是音乐家的陪衬,而在重新绘制的这幅作品中,德加的父亲成为了画面中的主角,他低垂双眸似乎在认真聆 听着音乐,双手交握放在腿上,而音乐家Lorenzo Pagans拿着吉他侧身而坐,成为了父亲形象的陪衬。

德加早期的时候很喜欢伦勃朗的作品 《Bathsheba》,他曾无数次的前往欣赏这幅作品并进行临摹。后来在1869年这幅作品为卢浮宫收藏,这幅作品中女子裸体的形象也深刻影响着德加之 后所有的女人体形象。从1853年直到1897年,他经常在卢浮宫学习与临摹西方大师作品,也研究古希腊、古埃及以及东方艺术。在意大利学习时德加经常临 摹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作品,也对十八世纪的艺术如绘画、音乐、文学等都很感兴趣。

观众欣赏作品

观众在作品前聆听语音解说

风景画中的现实主义

人们通常将德加认为是法国印象派最主要的艺术 家之一,而德加自己却认为自己是现实主义艺术家。在19世纪60年代时,德加师从安格尔(Jean-Auguste-Dominiquey Ingres)以及德拉克洛瓦(Eugene Delacroix)。安格尔曾经对德加说过:“想要画好就要画线条,画很多的线条。不要模仿自然,而是要从记忆中思考,并模仿大师。”德加五十年的艺术 生涯中一直贯彻着安格尔的这一建议和原则。他很不赞同印象派画家在室外作画记录自然瞬间变化的方法,并且因为他素有眼疾,眼睛对强光很敏感,因此很少在室 外自然光线下作画。最主要的是,德加拒绝仅凭借本能的“印象”来创作作品,他认为绘画需要从自然中学习,但也需要在画室中融入自己的记忆、感觉和想象从而 形成完整的创作。

《灌木丛中的死狐狸》 1861年—1864年

《牧场中的马》 1871年

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德加按照这一原则创作了 一批风景画,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包括《灌木丛中的死狐狸》(1861年—1864年)、《牧场中的马》(1871年)等。《灌木丛中的死狐狸》这幅作品中德 加以一种十分写实的方法描绘出了死去的狐狸那一身蓬松的皮毛,并且他以棕色和绿色来代表土地和森林,其中的笔触受到了十九世纪法国写实主义艺术家库尔贝的 影响。1871年德加为了躲避巴黎公社运动的动荡而到了诺曼底,在那里他完成了《牧场中的马》这件风景作品。在这幅作品中德加描绘了两匹正站在牧场中吃草 的马儿,并没有印象派风景画的那种美感。裸露的土地、河上的三艘船上,以及房屋上竖立的烟囱正在冒出的黑烟都有一种现实主义的色彩在其中。烟囱也代表了一 种工业化的趋势,也是现代生活的一部分。

《贝列里一家》  1867年

观众观看作品

《贝列里一家》与人物的关系冲突

《贝列里一家》这幅作品创作于1867年,但 其实这件作品背后的故事是从1858年开始的。那一年德加在八月初来到了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和因为支持意大利unity而被拿破仑驱逐到Tuscan的姑 父Gennaro Bellelli生活在一起。德加和他姑父的关系很冷淡,有的时候甚至在一起相处很困难。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他几乎不认识和他同龄的艺术家,等待姑姑 Laure Bellelli以及两位表妹的时间就显得很煎熬了。她们因为祖父Hilaire Degas在8月31日去世而滞留在了那不勒斯一段时间。在姑姑和表妹们终于回来了之后,德加开始着手创作这幅成为他代表作之一的作品《Bellelli 家族》,在这件作品中德加参考了、波提切利、伦勃朗、委拉斯贵支、库尔贝、杜米埃等人的名作。并且在构图中参考了凡戴克、荷尔拜因肖像画中的构图,当然这 种构图方式也在十九世纪艺术家安格尔的家族肖像画、戈雅的Carlos IV家族等作品中出现过。

展览现场

观众欣赏作品

在德加的这幅作品中,德加的姑姑Laure身 着黑色丧服,神情忧郁目视远方,她的一只手放在女儿Giovanna的肩膀上保护者她,另一只手扶着桌子,支撑自己因怀孕而笨重不堪的身体。而画面右侧德 加的姑父Gennaro坐在火炉旁,与妻子和女儿有一定的距离和隔阂,从他面前的桌子来看他似乎更关心生意和外面的世界。画面的中间部分两姐妹中的 Giulia坐在椅子边上,面部朝向父亲的方向,似乎在努力打破家庭中压抑沉闷的气氛。在画面左后方挂着德加刚刚过世的祖父的肖像,Hilaire Degas安静的注视着画面中正在发生的一切。

《年轻的斯巴达女孩挑战男孩》 1860年—1861年

《室内》 1868-1869年

在《贝列里一家》这幅作品中一方面在体现着家 族之间的传承,另一方面则表现出了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矛盾与冲突。这也是德加作品中的一大主题,如在《年轻的斯巴达女孩挑战男孩》等作品中这一矛盾也有体 现。尤其在《室内》(1868-1869年)这幅作品中,德加描绘了室内发生的场景,一个男人以很强势的姿势挡在门前,望着坐在床边角落椅子上的女子。年 轻的女子背对着男子,身体乘蜷缩的姿势,意味着一种自我保护。德加以一种历史画的方式来营造画中的环境,昏暗的灯光下体现着两人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放在圆 桌上打开的盒子内部是充满色欲的粉色,暗示着女子的失贞。

《马背上的远足》 1867年—1868年

《围场之外》 1971-1972年

当代生活中的火焰——德加的日常生活

艺评家Edmond DUranty曾说德加的作品是“当代生活中的火焰“。19世纪的法国巴黎现代生活为德加的作品提供了灵感,德加在作品中描绘了日常生活中的场景,如赛 马、剧院、芭蕾课、洗衣工、优雅的夜生活、咖啡馆以及妓女等生活场景,这一点比马奈还要早。他将作品中的人物放置在符合其身份的场景中,穿着也是符合其身 份的衣饰。德加认为:“你的记忆和想象能够将创作从自然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赛马是德加在画中表现现代生活的第一个主题, 比他后来画的芭蕾舞系列以及剧院系列要更早。1861年德加拜访友人Paul Valpincon在诺曼底的Menil-Hubert庄园时观看了赛马比赛。在十九世纪中叶的时候,赛马成为了法国上流社会中流行的娱乐方式。赛马为他 的绘画提供了一种当代的叙事性,从此赛马成为了经常在他的画作中出现的主题。他从意大利大师Paolo Uccello以及Benozzo Gozzoli的作品中探寻马的画法,在生活中长时间的仔细观察马的习性和动作,并在一生的创作生涯中不断的以绘画和雕塑的方式来创作出一个个马儿的形 象。德加以赛马为主题创作的作品中具有代表性的有1861年创作的《赛马》、1867到1868年创作的《马背上的远足》、1971-1972年创作的 《围场之外》等。

《练习中的小女孩》 1878年—1880年

《十四岁的小舞者》 1881年

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德加创作了第一批以芭蕾 舞者为主题的作品。当时法国的芭蕾舞者很多都是从小就被父母为了获得金钱而送去训练,多为来自下层阶级人家的小女孩。她们的生存环境很恶劣,每周要进行6 天的密集训练,很多女孩最后都会沦为有钱人的玩物。在《练习中的小女孩》这幅用白色色粉画在粉色纸上的画中,德加描绘了一位年仅六岁就已经开始努力练习的 小女孩。《十四岁的小舞者》在1881年印象派的群展中展出过(当时为蜡像,现为铸铜),德加为雕塑穿上了真正的衣服,那时人们觉得这件作品无比粗俗丑 陋。德加的模特是一位芭蕾舞学徒Marie Van Goethem,她的父亲是一位裁缝母亲是一位洗衣工,偶尔她会去做妓女。之后她甚至放弃了芭蕾舞学习,渐渐淹没在了巴黎地下世界的黑暗面。同样在 1872年,德加创作了《剧院的彩排厅》,在这幅作品中看似优美的画面下是德加揭示出来的芭蕾学徒真实的生活。她们伸展手臂,努力保持平衡,将全部重量压 在足尖,极尽所能的讨好画面中间体态臃肿的男人。这是一位芭蕾舞教练,他负责教授这些初学者芭蕾舞技巧,并且给予她们“保护”,他清楚所有光鲜背后的阴暗 面。

《剧院的彩排厅》 1872年

《完成阿拉贝斯克舞姿》 1877年

《彩排》 1874年

《舞蹈课》 1873年

《有花束的舞蹈者》 1985—1900年

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德加和巴黎剧院的 音乐家Desire DIhau关系很好,他经常带德加参观剧院。但其实德加著名的芭蕾舞系列很多都是根据他自己的想象,在画室中布置然后画出的。德加真正参观芭蕾舞彩排时在 1885年的时候,在他的收藏家朋友Albert Hecht帮忙下实现的。在1885年到1892年之间,有记录表明德加看了117场剧院演出,仅在1885年一年就参观了54次。在德加最常去的剧院位 于Peletier街上,后来在1873年毁于火灾,在1875年替代的剧院叫做Palais Garnier重新开业,这两家剧院都离德加的工作室很近。在1872年时DUrand-Ruel开始销售德加的作品,那时候最先卖出的作品就是他的芭蕾 舞系列。和他创作的数量众多的芭蕾舞系列相比,德加剧院题材的作品气势很少,有一幅是《剧院包厢》,创作于1885年,描绘的是观众从在剧院包厢的角度看 到的歌剧表演。

《剧院包厢》 1880年

 《剧院包厢》 1885年

此外本次展览还展出了德加描绘的妓院系列作 品、浴女系列作品、在美国新奥尔良创作的作品、在其逝世后才被世人所见的一百多件雕塑作品中的部分,还有一大批德加晚年视力严重受损时所创作的风景、肖像 等绘画作品以及摄影作品,完整呈现出了德加五十多年的创作生涯。早在1988年的时候,德加最具代表性的大型回顾展在巴黎大皇宫(Grant Palais)\加拿大国立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Canada)以及大都会美术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进行了巡回展出。而在2017年德加逝世一百周年(1834-1917)之际,德加的本次大型回顾展“新视野”在维多利亚州立美术馆展出,可以说 是迄今为止梳理和研究德加规模最大作品最全的一次大型回顾展。

《苦艾酒》 1867年

《新奥尔良棉花工作室》 1873年

《坐在浴盆边涂抹脖子的女子》 1880年—1895年

《浴盆中的女子》 1883年

《浴盆》 1919年—1932年

《等待》 1879年

《老鸨的命名日》 1878年—1879年

《雷诺阿与史蒂芬》 1895年

《表演开始前》 1896年—1898年

展出的雕塑作品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分享到:
文章评论
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阅读排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我要投稿 | 招聘启事 | 顶部广告 |

-